广东福彩网

涉農綜合性大學“新農科”建設的思考與實踐

作者:未知

  摘 要:涉農綜合性大學是“新農科”建設的重要力量,與傳統農林高校相比,擁有較為齊全的學科門類、適合師生全面成長的環境與條件、優質的科技創新和服務鄉村振興資源等優勢。面對“新農科”建設的歷史性發展機遇,涉農綜合性大學需要避免同質化發展路徑與方法,充分發揮多學科專業優勢,走融合發展的道路,構建“新農科”建設多元主體協同育人的體制機制、兼容開放的組織體系以及適應學校發展的新標準。
  關鍵詞:新農科;涉農綜合性大學;學科;專業;協同育人;組織體系
  2019年9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給全國涉農高校的書記校長和專家代表回信,對新中國成立70年來涉農高校為“三農”事業發展作出的積極貢獻給予高度肯定,并為新時代涉農高校指明了培養知農愛農新型人才的“新農科”建設方向,賦予了“為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確保國家糧食安全、提高億萬農民生活水平和思想道德素質、促進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為打贏脫貧攻堅戰、推進鄉村全面振興不斷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等重要使命[1]。從“安吉共識”到“北大倉行動”再到“北京指南”,“新農科”建設的藍圖已經繪就,目標已經明確,“時間表”和“路線圖”已經清晰。在此背景下,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回信精神,積極參與“新農科”建設,成為當前涉農綜合性大學推動農科教育改革必須面對的重要課題,也是建設高水平涉農高校、提升辦學內涵的迫切需要。
  一、“新農科”建設的內涵和外延
  “新農科”建設的提出,適應了高等農林教育的新形勢,直指當前高等農林教育在人才培養目標定位等方面與國家戰略需求不相契合、不能滿足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需要等不足。“新農科”建設的內涵和外延十分豐富,既新在“農”,也新在“科”,二者有機統一、互相交融。
  從內涵上看,“新農科”建設的著眼點是面對國家經濟社會結構的戰略性調整和農業創新驅動發展,進行農科人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落腳點是提高農科人才培養質量。“新農科”建設的內涵是全口徑的,包括新模式、新專業、新課程、新要求、新標準等,目的是要重塑農科人才培養體系。在積極推進“新農科”建設的過程中,我們要著重關注三個轉變:一是從服務單一的農業產業鏈向全產業鏈轉變,二是從農業學科支撐向多學科交叉融合轉變,三是從促進農業發展向促進一二三產業深度融合轉變。但“新農科”建設不是對傳統農科全盤否定、全部拋棄,而是要對按生產分工來設置專業的傳統農科進行徹底改造,將農科改造成為適應農業農村現代化發展的學科。
  從外延上看,“新農科”建設的一個重要特征是主動布局新興農科專業,服務好工業、農業、服務業高度融合的智能農業和休閑農業、森林康養、生態修復等新產業、新業態。大力推進“新農科”建設,要重點關注三個面向:一是面向新鄉村,致力于促進鄉村產業發展、城鄉融合和鄉村治理,促進鄉村成為安居樂業的美好家園;二是面向新農民,致力于服務農業新型經營主體發展,培育新型職業農民,助推鄉村人才振興;三是面向新生態,致力于人與自然和諧共生,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助力美麗中國建設。這些都必然要求對農科人才培養進行根本變革。
  二、“新農科”建設面臨的阻點
  “新農科”建設是全面振興本科教育的重要一環,而“培養知農愛農新型人才”是習近平總書記對“新農科”建設提出的最高人才培養目標。在專業建設上,要強化跨界培養思維和系統化培養思維;在素養養成上,要強化人文精神與科學精神兼具,培養學生對農業熱愛的“大國三農”情懷。但是,由于受傳統專業結構、教育模式等限制,“新農科”建設尚有幾個阻點亟待突破。
  (1)“知農”方式存在路徑依賴。專業建設、專業教育是培養“知農”人才的主要方式。當前,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對涉農高校在促進農業現代化發展、培養農業人才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從服務精準脫貧、保障糧食安全等領域,拓展到生態環保、健康營養以及構建現代化的農業生產創新鏈、產業鏈等。但是,面對經濟社會發展的新需求以及現代科學技術的快速發展,大多涉農高校的農科專業建設一定程度上還存在路徑依賴,較多沿襲過去傳統農業專業口徑狹窄、培養知識體系單一的狀態,培養的人才綜合素質還需進一步提高,還不能完全符合新時代的人才需求。未來我國農業將向著生產與經營適度規模化、農業經營主體多元化、生產手段機械化和經營方式智能化與信息化轉型[2]。但傳統高等農林教育單一的專業結構缺乏對新科學、新技術的融合,特別是在傳統種植、養殖等領域與生命科學、信息科學、工程技術、新能源、新材料等現代科學技術的結合方面還存在較大差距。這是由于傳統農業在我國仍占很大比重,在未來農業發展方向尚未十分明確的前提下,涉農高校考慮到專業結構調整的制度轉換成本,一般傾向于對原有專業結構進行維持或簡單改造,深度改革的動力不足。長此以往,其專業結構將逐漸與現代農業快速發展需求不相適應,與現代新型農業人才培養需求不相適應,與服務鄉村振興的需求不相適應。
  (2)“愛農”教育與專業教育相互割裂。“愛農”教育就是要重塑人文精神、加強通識教育,培養具有“大國三農”情懷的人才。“新農科”教育的目標是要培養創新型、復合應用型、實用技能型農林人才,引領和激勵他們在農業農村廣闊天地建功立業。這些人才應該是生態文明建設、可持續發展的倡議者,健康食品與良好自然環境的保護者,更加強調人的主體性精神和人生價值[3]。然而,重專業教育輕通識教育是目前本科教育存在的普遍現象。雖然在全面振興本科教育計劃中已對通識教育的重要性形成了共識,各高校也在人才培養中強調并體現了通識教育,但高水平通識教育課程資源短缺、“愛農”教育體系不健全、教育教學質量不高等現象還是客觀存在的現實。同時,涉農高校在整體上尚未完全突破傳統的專業培養模式,專業教育口徑相對狹窄、人文社會科學教育相對不足,特別是當前現代農業發展需要的大量產業體系、生產體系以及經營體系等方面的管理者、服務者,更需要通過科學精神和人文素養的融合,教育引導培養對象更好地認識自我,提高綜合素養和發展能力,以人才的可持續發展推動整個農業產業的可持續發展。   (3)組織結構與“知農愛農”人才培養不適應。當前,高校的內部管理體系中,無論是以工作條塊劃分的行政部門還是以學科為基礎設置的二級學院,都從自身發展的角度將資源進行分割,形成一定的壁壘。但是“新農科”建設是要促進傳統農業學科與新興學科交叉融合,強調從系統論視角研究農科知識各要素相互聯系的機制與規律,注重發揮知識之間的合力,獲得最佳系統功能[4]。“新農科”建設具有強烈的學科交叉、多利益主體相關等特征,需要一個開放兼容、合作融合的學科專業體系與組織架構。在現有高校管理模式下,單一的學院或部門難以整合跨學科的人才和教育資源,與“新農科”建設促進學科互動、創新院系組織形式的應然狀態相悖。需要形成“大學科”“大教學”的發展理念,需要重構跨學科、跨院系、跨專業人才培養組織形式,需要形成多學院、多學科、多專業的多元主體交叉融合和動態發展格局,突破現有資源配置框架,積聚力量形成“新農科”建設競爭力。
  三、涉農綜合性大學發展“新農科”的優勢
  涉農綜合性大學作為“新農科”建設的重要力量,不僅能進一步豐富“新農科”建設的生動實踐,也有助于激發不同類型高校在“新農科”建設過程中探索辦學路徑、創新辦學模式、形成辦學特色,立足于不同實際開創“新農科”建設的多元格局。
  (1)擁有較為齊全的學科門類作支撐。相較于傳統農林高校,涉農綜合性大學學科門類相對齊全,學科布局較為完善。在涉農綜合性大學,農科在校內就能實現與其他學科的交叉融合,進一步拓展農科領域研究范疇,具有充分吸收其他學科資源支持支撐農科發展的天然優勢。除速度和廣度之外,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另外一個特點是,不同學科和發現成果之間的協同與整合變得更為普遍[5]。綜合性大學在打破固有學科邊界,破除原有專業壁壘,推進農工、農理、農醫、農文等深度交叉融合創新發展方面難度小、優勢大。其他學科的教學思路、教學方法、教學模式等都會對農科人才培養產生潛移默化的影響,進一步促進農科變革人才培養模式,推動農科走融合發展之路。綜合性大學可以強強聯合、跨界聯動、優勢互補,運用信息技術、生物技術、工程技術、材料技術等改造現有涉農專業,有針對性地促進相關融合,在綜合性大學辦學框架內,更好地優化增量、調整存量,探索出信息農業、生物農業、工程農業等新產業新業態所需專業的發展路徑。自動導航的無人駕駛拖拉機、精準作業的農業裝備,以及未來出現的無人農場等新的農業生產方式,必然要求其所需的人力資源與高校開設的專業相匹配。綜合性大學不同學科、不同專業之間可形成經常性交流狀態,有著良好的融合基礎,能更快面向新產業新業態做出調整,培育新專業。
  (2)擁有較好的服務教師成名成家、學生成長成才的條件。涉農綜合性大學更加注重開放協同,能跨學科、跨學院聯動,多措并舉培養和引進各學科高層次人才,師資隊伍整體質態更可能得到進一步優化;有利于調動多學科、多專業、多平臺資源,進一步構建全科式的培養體系,為教師成名成家提供多種多樣的支持;有利于促進不同學科背景的教師開展交叉研究、推動農科變革、引領農科發展。“新農科”致力于培養創新型、復合應用型、實用技能型三種類型的農林人才,涉農綜合性大學在這方面有著較好的培養條件和豐富的文化環境,有利于農科學生感受不同學科思維方式、培養模式的碰撞,進一步創新思維、活躍思維;涉農綜合性大學擁有構建較為完整通識教育課程體系的教學科研資源,能更好滿足學生的知識需求和核心素養需求,進一步提高農科學生的綜合素質,增強農科學生未來發展的社會適應性,拓展農科學生的發展空間。
  (3)擁有較好的催化科技創新和服務鄉村振興的資源。科技創新需要寬松的環境,需要互相啟迪、思維碰撞。涉農綜合性大學學科交叉融合的條件和基礎較好、范圍較大、速度較快,能較好地催化科技創新。綜合性大學資源總量大,能集中多學科的資源和力量,以學科群的優勢推動重大項目、重要平臺的建設,以集團軍、大會戰的方式爭取重大成果、重大獎項。“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鄉村振興總要求,涵蓋了“三農”問題的方方面面,涉農綜合性大學可以發揮綜合優勢,快速反應,組團作戰,以多學科整建制方式展開協同攻關;可以提高服務的集成性、多樣性,以模塊化服務方式最大限度滿足地方政府、企業、農民等服務對象需求,更好地發揮支撐與服務功能。
  四、“新農科”建設的路徑與實踐
  “新農科”建設提供了歷史性發展機遇,為綜合性大學辦好農科注入新動能。涉農綜合性大學“新農科”建設的路徑與方法,需要借鑒高水平農林院校的發展模式,結合自身實際進行探索與實踐,避免同質化發展。
  (1)構建“新農科”建設的協同育人機制。保障“新農科”建設與經濟社會發展、人才培養需求相適應,必須健全各方面協同育人的聯動機制。一是農科教協同育人。通過農科教協同、產學研協同,實現新農科與企業產業協同育人。要根據農業農村重大變革趨勢、用人單位人才需求和畢業生質量等大數據信息,以學院為主體,與行業主管部門、農業高新技術企業和科研單位等協同推進創新人才培養。如揚州大學先后開設“張家港班”“常熟班”,為地方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提供訂單式培養,人才供給精準,培養過程導向明確。二是國際化協同育人。加強與世界一流農業大學和學術機構的實質性合作,將國外優質教育資源有效融入教育教學全過程,開展高水平農業本科人才的聯合培養,切實推進本科生國際化學習實習。探索國際交流新模式,鼓勵支持學生廣泛參加國(境)外合作高校的假期學校、假期課程等學習和培訓活動。資助優秀學生開展高質量的國際訪學活動,推進高質量本碩博貫通培養無縫對接。三是科學人文協同育人。根據農科專業人才培養特點和課程培養目標對能力素質的要求,科學合理設計以核心素養為重點的通識教育,建立以“大國三農”為主要內容的課程、專業、學科三位一體的思想政治教育機制,主動融合人文社會科學教育內容。在課程體系中有機融入“鄉村振興”“生態文明建設”“美麗中國”“健康中國”等涉及“三農”的重大戰略內容,推出一批育人效果顯著的精品專業課程,形成專業課教學與思想政治理論課、通識課教學緊密結合、同向同行的育人格局。   (2)構建“新農科”建設的組織體系。“新農科”建設是一個系統性工程,需要高校內部通過組織結構的變革來促使各方面協同配合,共同推動“新農科”建設。一是建立跨越兼容的“新農科”建設組織機制,聚合教學相關部門,整合“新農科”建設涉及的相關學院、專業,協同構建校內“新農科”聯合培養體系。如揚州大學,圍繞“新農科”建設,組建“創新創業學院”“張謇卓越學院”“產業學院”和“創新創業實驗班”,加強“生物技術+”拔尖人才培育基地建設,形成了“多背景、跨專業”的學生和導師成長共同體。二是充分利用涉農綜合性大學的多學科優勢,著力構建面向全產業鏈的“新農科”專業結構,推進以“新農科”價值鏈為主線的專業鏈、培養鏈、創新鏈、產業鏈的深度融合。圍繞地方產業發展需求,因地制宜培育農林特色優勢專業集群,布局新產業新業態急需的新專業,完善“新農科”專業主輔修學位制度,豐富課程學習資源,形成兼具學科寬度與深度、多層次、跨學科的學習認證體系。同時,要注重專業設置的動態調整,及時對本校專業進行評估,適時停辦與“新農科”建設不適應,不能滿足社會、行業需求的專業。三是培育優秀基層教學組織。“新農科”建設的落腳點在教學,高校要重新重視教學團隊和教研室等基層教學組織的建設,以量大面廣的專業基礎課程和專業主干課程建設為主要內容,整合優質教學資源,加強課程教學資源建設,搭建教學信息平臺,拓展教學互動渠道,系統推進課程群團隊建設,培育優秀教學團隊和教學名師。充分發揮教學團隊的輻射帶動作用,激勵廣大教師把主要精力投入本科教學。
  (3)構建“新農科”建設的新標準。“新農科”建設的“新”體現在學科、專業、人才培養模式、科學研究等領域的各方面,要體現科學性,在建設過程中逐步形成符合學校實際的標準,讓“新農科”建設有據可依、有章可循。一是要建立“新農科”課程新標準。全面梳理涉農專業課程教學內容,高起點規劃建設線上、線下、線上線下混合、社會實踐和虛擬仿真等不同類別的“金課”。加強課程體系整體設計,促進知識、能力、素質、素養有機結合,培養學生解決農業農村復雜問題的綜合能力和高級思維,全面提升課程高階性、創新性。加大研究性、創新性、綜合實踐性內容所占比重,建立完善的過程考核與結果性考核有機結合的課程考評制度,增加課程的挑戰度。同時,充分利用各類在線教育綜合平臺,實現優質教學資源網上“開放”“共享”。二是建立“新農科”教學質量新標準,健全教學質量持續改進機制。圍繞專業培養目標、畢業生要求達成度、課程教學三個關鍵環節,進一步完善教學管理運行機制。依據專業認證標準與要求,進一步明晰教學主體責任,明確學院、系科、專業負責人、課程組和教師的職責分工,通過“課程委員會”“本科教學專門委員會”等學術組織,統籌建立以課程教學為中心的教學質量持續改進流程。把教學質量的評價主體從學生擴大到用人單位、家長、行業主管部門等,利用第三方教育評估機構,對在校生職業生涯規劃、就業指導、創新創業、專業培養方案、教學條件、教風學風、畢業生就業和職業發展等情況進行專項跟蹤調查。
  參考文獻:
  [1] 習近平. 習近平給全國涉農高校的書記校長和專家代表的回信[N]. 人民日報,2019-09-07(1).
  [2] 劉竹青. “新農科”:歷史演進、內涵與建設路徑[J]. 中國農業教育,2018(1):15-21.
  [3] 應義斌,梅亞明. 中國高等農業教育新農科建設的若干思考[J]. 浙江農林大學學報,2019(1):1-6.
  [4] 王從嚴. “新農科”教育的內在機理及融合性發展路徑[J]. 國家教育行政學院學報,2020(1):30-37.
  [5] 克勞斯·施瓦布. 第四次工業革命轉型的力量[M].
  李菁,譯. 北京:中信出版集團,2016:8.
  [責任編輯:余大品]
轉載注明來源:http://588tuan.com/9/view-15254734.htm

服務推薦

? 吉林体彩网-Home 吉林福彩网-广东福彩网 湖北体彩网-推荐 湖北福彩网-官网 江西体彩网-欢迎您 江西福彩网-安全购彩 安徽体彩网-Welcome 安徽福彩网-Home 天津体彩网-广东福彩网 天津福彩网-推荐